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聚焦贾樟柯:以《江湖儿女》追问以往的小武们可还好?

《江湖儿女》是贾樟柯「蓄谋已久」的电影,他一直想拍一部关于江湖的故事,这一回,贾樟柯要讲述的不只是在自己记忆中的热血街头,还?#23567;?#26102;间对我们的雕塑」。

《江湖儿女》是贾樟柯「蓄谋已久」的电影,他一直想拍一部关于江湖的故事,这一回,贾樟柯要讲述的不只是在自己记忆中的热血街头,还?#23567;?#26102;间对我们的雕塑」。

1

《江湖儿女》(2018)

2

《站台》(2000)

这种「时间对我们的雕塑」,在他的作品中有着多重指向,一则指向时光变迁下,整个社会环境的剧烈变革;二则指向置身于这个环境中的人,他们在这种剧?#19994;?#35206;中的命运变化。

无论你是不是?#19981;?#36158;樟柯,他最想在作品中展现的确实是现在银幕上缺少的一种影像。社会环境的剧变,本就已经是当下银幕上相对稀少的视角,抛开环境来看,贾樟柯电影中的?#20999;?#20154;物,也带有他标志性的印记。

不适,是这些人物的一个关键?#30465;2还?#26159;小偷、小姐等等边缘小人物,还是小演员、矿工一些普通人,他们的喜悦与悲欢总是离不开在环境中的一种不适感,即便是身份是富有的老板,在情感上也有一份缺失,甚至还包含一丝被捉弄的意味。

3

《小武》(1998)

4

《山河故人》(2015)

《江湖儿女》中,廖凡饰演江湖大哥斌斌,他和女朋友巧巧,都在时间流转里,体会着物是人非,心里都带着一份撕裂的痛楚,以及和其他人物一样,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无力?#23567;?/p>

 

微信图片_20180917141320

贾樟柯影片里形色各异的人可以?#36824;?#20026;一?#30452;缓?#35270;被遗忘的人,生活上都不免被动,有人会认为小偷、江湖大哥这些形象还是生活中的少数,并不具备代表性。

但事实?#24076;?#36825;种「?#32531;?#35270;」的被动地位,才是在这些人物的职业、地位、身份之外,最具有普遍代表意义的部分。他们都不是权力的拥有者,更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就像现实中,同样?#32531;?#35270;的大多数一样。

虽然江湖不一样了,但是人总得坚持点什么。贾樟柯格外留恋曾经经历的种种人与情,他最?#19981;?#30340;就是放下速度,保持平等和友善,注视生命里的每一个人。

5

贾樟柯乐于关注这些普通人的状况,进而?#32844;?#35270;野投向其背后的社会,真实的记?#36158;?#36973;的变化,这其中包含一些渐渐丧失、注定被遗忘的部分,也含有一些可能被掩埋的地方。

6

?#24230;?#23777;好人》(2006)

在平缓的时光流逝里,导演坐在摄影机后面,是一个安静的记录者,捕捉甚少被表现的普通人的琐碎日子,他的作品一如既往的观察真实的状态。

微信图片_20180917141312

《小武》工作照

于是,我们看到在他的第一部作品《小山回家》里,在?#26412;?#39184;馆打工的小山在街头游走,两处镜头用了差不多七?#31181;?#26102;间,而这部作品的全部时长大概是一小时。

倔?#26607;?#23518;的小山在前,镜头在身后的跟随是在?#20339;?#35266;众的耐心,这么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还有没有值得?#36824;?#27880;的理由?

微信图片_20180917141324

《小山回家》(1995)

如果说《小山回家》是一次刻意为之的记录,在?#24230;?#36877;遥》里,倒是有一?#25105;?#22806;的收获,小济要去抢劫,骑?#25293;?#25176;上坡,车子突然熄火,一直上不去,这不断熄火再打火的情节?#19981;?#36153;了将近两?#31181;?#30340;时间,贾樟柯本可以把动作剪辑的更流畅顺利,但是他任性的保留了下来。

微信图片_20180917141331

?#24230;?#36877;遥》(2002)

在《天注定》里,大海的声音?#32531;?#35270;,所以最后干脆?#20204;?#26469;代替他回应,还有并不极端的例子,?#28909;紜?#19990;界》,舞蹈演员赵小桃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在?#24615;?#30340;化妆间里高声喊着:「谁有创可贴?谁有创可贴?」这个寻找的过程将近三?#31181;櫻?#23567;桃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又有谁在倾听?

7

《天注定》(2013)

不单是关于对主人公个人的注视,还有真实的普通人的群像,《江湖儿女》的开场展现的就是公交上的?#19997;停?#36825;个片段素材是贾樟柯早年用DV拍摄的内容,镜头中的人感觉有点好奇,更多是莫名其妙,就是这些平实、粗粝的画面是导演最?#28909;?#35266;众看到的,是他作品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24230;?#23777;好人》以一个长镜头开篇,慢慢铺陈开来的是船上男女老少的面庞,其中有些人遥望景色,有些人摆弄?#21482;?#36824;有些人打牌聊天。

8

?#24230;?#23777;好人》(2006)

《站台?#25151;?#22330;就是老乡们在宣传板下随意的抽烟、聊天。当时,并没有?#25165;?#36825;场戏,是当乡亲们聚集过来后,他们这般随意的互动,烟圈下拉着?#39029;?#30340;面孔,在贾樟柯看来,特别好看。于是?#37027;?#25293;摄下来,放在了开头。

9

《站台》(2000)

这种关注在《小武》的结尾成了一种在绝境中的孤独。临时去办事的公安把带着手铐的小武铐在街上的电线杆?#24076;?#36825;就引起了路人的围观,观众也跟着镜头在凝视着小武。

突然一下子,对着小武的镜头转向了围观者,观众的角度?#30452;?#25104;了小武观察周遭的角度,或者说,导演一下子,让观众成了小武,刚才观众关注的目光多想有些躲避,原来,曾经和别人一起围观的我?#19981;?#26377;被围观被窥探的一刻。

10

《江湖儿女》的最后,也是一种特殊的关注,贾樟柯的电影里展现的这些面孔,是一种平实真诚的尊重。

没有繁缛的含义,也没有尝试烘托感染,没有煽情也不做解释,甚至有些人物的叙事还有点语焉不详,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作为生命个体真切的存在过,?#36171;恋?#30008;存在过,存在着」。

11

对于这些?#32531;?#35270;的人,除了给予关注,还有就是赋予人性的尊?#31232;?#22312;影片里,斌哥和巧巧有一段关于火山灰的对话:

巧巧:火山灰应该是最干净的了吧?

斌哥:有可能。

巧巧:就是。经过高温、燃烧,?#19968;?#19981;就是最干净的?

像斌哥和巧巧,他们都是挣扎着努力生活下去的人,虽然人物的命运不免失落感,但他们也有执拗和倔强,那份自尊是除却角色身份以外喷薄的生命力,是最鲜活和干净单纯的。

12

在对这些人物的关注里,贾樟柯还会特别对他们的「?#22330;梗?#20104;以充沛的?#25925;盡?#36825;种关注,也可被视为贾樟柯对于时间的特殊处理。

像是在《江湖儿女》中,跨越了十八年时空的暌违,巧巧的「?#22330;?#30340;变化,与赵涛的「?#22330;?#30340;变化重叠在一起,你可以把故事中的各个节点,依照情节拆分开来。那你看到的会是不同时间点?#24076;?#22788;于不同阶段的巧巧的状态,她可以代表在?#20999;?#26102;代里,分属不同状态身份的不同女性。

而当你把它视作一条连续而流动的时间线,固定于巧巧这一个人身上时,那种出现在她「?#22330;?#19978;的连续变化,又相当具有震撼力。

而贾樟柯,也正是通过记录这张「?#22330;?#30340;变化,将?#20999;?#22312;现实中已经溜走的时间,捕捉了下来。

13

《江湖儿女》串联了贾樟柯过去的诸多作品,当?#24230;?#23777;好人》的沈红再次出现在三峡的轮渡?#24076;?#24403;?#24230;?#36877;遥》的斌斌来到现在这个时代,他们会如何?似乎是在询问,曾经的?#20999;?#23567;武们」过得好不好?

这些?#27492;啤?#24322;类」的主人公,实则是转型中社会的代表。他们看起来毫无关系,但在细枝末节处?#21482;?#30456;映衬、隐约联系,这些对自?#22909;?#36816;缺乏掌控的少数人,在社会变化中亦是最受动荡影响的一批,或随波逐流,或固步自封。

他们所?#25925;?#30340;,是这个世界每一个人或?#23548;?#25110;残酷的境遇。

14

但贾樟柯不是为电影中的人物解释或者辩护什么,也不是要迎合某一方受众。最起码是要有直面现实的勇气。

而《江湖儿女》中的巧巧,无疑就是最敢直面现实的那一位,她在一开始并不算是江湖中人,更多是以一种好奇的观看眼光审视着在江湖里的斌哥。

但时间迁移,所谓的江湖跟着斌哥一起烟消云散,巧巧却能在这种义气消逝的荒漠之中,自己生生地建造出她自己的江湖来。

15

在明白了离散的现实之后,以一己之力再去维?#30340;?#20123;务虚的信义,的确是需要直面现实的勇气,?#25293;?#20570;出的举动。

但不论是坚守江湖的巧巧还是摒弃江湖的斌哥,贾樟柯都没有在镜头下予以任何评判,他要?#25925;?#32473;我们的,是在这十八年的时间里,巧巧、斌哥、甚至更多人的连续变化与境遇。

这?#30452;?#21270;无所谓好与坏,贾樟柯的镜头予以这?#30452;?#21270;更多的是理解,而在这变化后面,他真正所想要讲述的,是那造就它们的,无任何人可有力量撼动的时间。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34429;?#35272;

责任编辑: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