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影節&活動 / 正文

賈樟柯對話李滄東:《燃燒》探討了對生活無望的“憤青”

昨天,在山西古城平遙電影宮,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舉行了以“燃燒的詩”為主題的學術交流活動,韓國導演李滄東親臨現場,攜新作《燃燒》做了放映活動,和在場的觀眾一起回顧了《燃燒》的創作歷程,分享了自己的所思所感。

李滄東曾榮獲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以《密陽》將全度妍送上戛納影后的寶座,是舉世公認的當代韓國電影大師,其新作《燃燒》更以3.8分打破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影片場刊歷史最高分紀錄,好評如潮。

這次李滄東的大師班,是本次平遙國際影展最具分量的學術活動之一。此前,本次平遙國際電影展已經舉行了杜琪峰導演的大師班、“前蘇聯新浪潮電影的前世今生”以及“今天,我們需要怎樣的電影評論?”等論壇。

接下來幾天,還將有幾場重磅大師班/論壇學術活動,包括菲律賓國寶級導演拉夫·迪亞茲的大師班、非洲大陸最有影響力的導演希薩柯的大師班、本屆平遙國際電影展青年導師徐崢的大師班……都將一一和觀眾見面。

用電影探討年輕人的生活

李滄東的創作,一貫關注對于現實生活的思考,而《燃燒》聚焦在了年輕人的身上,基于這點,賈樟柯首先請李滄東分享了《燃燒》的創作緣起。

“如何通過電影來和觀眾進行更好的溝通,還有現在當今社會存在最嚴重的問題是什么,我一直對這些進行著思考,通過這些思考我發現就是不管是世界上哪一個國家,不管是哪一個人種、哪一種文化,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現在人群都普遍處于一種憤怒的狀態,所以我想對其進行深入的探究。”

日本NHK電視臺向李滄東提議將日本的一些短篇小說進行改編成電影,于是李滄東進行了深入理解,選擇了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進行改編。

李滄東的思考具體到韓國現狀,就是韓國年輕人在畢業之后他們就很難就業,面臨著生活成本的大幅上增還有房價的上漲,一方面是現實的窘迫,但是另一方面是整個世界生活環境的改善,這樣一個對比所以就顯得他們對生活沒有希望,這其實是韓國社會很大的一個問題。

“《燃燒》這部電影里面有一個主角叫做本,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富二代,他其實知道社會是存在有問題的,只是他不知道具體的問題是什么,這種思想上的差距導致他對生活的無力感更加強烈,把一些憤怒也只能更加深刻地掩藏起來。”

導演和演員合作的獨門秘籍

談及創作,自然離不開對于演員表演的指點,賈樟柯在稱贊李滄東指導演員功力的同時,也發問求教,希望了解一下李滄東的“獨門秘籍”。

李滄東坦言,在現場的時候經常會對演員強調不要過于突出演的痕跡,比起指導演員如何來表現人物的性格表現人物的情感,他更希望演員們能夠自發通過自己內心的理解還有自己的感悟來表現。

“演員都有一種強迫癥,他們有非常強烈的表現表演的欲望,所以在理解人物以及人物感情的時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演員他會受到非常非常多的干擾,我所做的工作就是在演出的時候希望更好地幫助演員,讓他們不要受到外界的干擾,而是從自己的內心更好地理解人物的一些情感。”

李滄東也承認在現場指導的時候自己也會不自覺的陷入到這個對角色的理解中,從而來影響演員對角色的闡釋和發揮。

新人導演和演員如何用思

考促進和觀眾的溝通?

在論壇現場,有大量有志于從事電影事業的年輕人,賈樟柯也強調今年有來自中國7個電影學院的同學參與平遙國際電影展,希望李滄東對這些年輕的即將開始自己創作生涯的電影工作者進行一些點撥。這無疑是一個極為難得的機會。

對于新人導演,李滄東認為最要緊的是思考出屬于自己的溝通方式,堅持初心。不管你是選擇拍攝商業電影還是要選擇拍攝自己的獨立電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溝通方式。像很多的藝術電影獨立電影他們雖然看起來都是非常藝術性的,但一直也在探尋和觀眾之間溝通,所以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初心。”

而對于新人演員,李滄東則希望表演要具有自身特色,不能一味被動接受。“對于新人演員來說雖然電影導演是一個非常辛苦的職業,但是其實演員也是非常辛苦的,因為他們有可能不一定拍到自己想要的角色,他們更多處于一種被動接受的狀態,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希望新人演員在接收到角色的時候能夠更多進行思考,將這個角色演成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只有自己特性的角色,而不是在大街上隨處可見非常普通的角色。”

無論導演還是演員,思考都是至關重要的。

賈樟柯對李滄東的思考做了總結,他認為通過作品如何跟大眾來進行對話、進行溝通,特別李滄東強調作為一個獨立電影作者型的電影也要思考這個問題,這和今年平遙國際電影展的主題電影回歸市集設立的初衷不謀而合。

平遙國際電影展也正是試圖通過這樣的一個主題來重新思考電影跟觀眾的關系,跟大眾的關系。最后賈樟柯代表平遙國際電影展授予李滄東導演今年的東西方交流成就獎,該獎將于17號舉行的“平遙之夜”予以頒發。

關鍵詞: 李滄 對話 賈樟柯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橘子